旗下更多品牌

    褒獎那些

    用燈光提升
    生活品質的城市

    “城市·居民·燈光”項目

     “城市·居民·燈光”項目是一個開放式平台,供照明專業人士就照明在未來城市中所扮演的角色進行研究、展示和交流,從而提升世界各地人們的生活品質。

     

    該項目始于 1996 年,最初是一個揭示在城市環境中使用燈光的巨大潛力的研究項目。研究結果啓發了許多照明專業人士,激勵他們去探索激動人心的新照明理念。

     

    如今,這些理念中有許多正在改變我們的城市在夜間的外觀和氛圍。該項目仍在吸引世界各地的照明專業人士參與其中,共同爲創新項目提供支持並探索城市、居民和燈光之間的關系。

     

    例如,每年“城市·居民·燈光”獎都會對在促進居民身體健康這方面貢獻最大的戶外照明項目予以褒獎。

    城市·居民·燈光


    該項目包含各種不同要素

     

    City•People•Light的理想國

     

    什麽才是溝通起居民感情和城市記憶的“照明理想國”呢?

    話題參與人

    莫爭春:美國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RDC)資深可持續建築專家、聯合國建築與氣候變化智庫成員、中國綠色建築與節能專業委員會委員。發言地點:北京
    郭宇峰:美國注冊規劃師、美國規劃協會會員、德理公司中國首席代表。發言地點:北京
    徐志劍:AECOM環境規劃設計(上海)有限公司董事、廣州與深圳辦公室總經理。發言地點:深圳
    甯越敏:教授、華東師範大學中國現代城市研究中心主任、中國城市規劃協會區域規劃和城市經濟專業委員會委員、上海城市經濟學會理事。發言地點:上海

    理想國設想之一:城市品牌的層次與色調

    照明理想國燈光,讓城市個性將得到充分舒展,燈光下的城市記憶也得以完整呈現。2008年北京的鳥巢、首都機場新候機樓,都是進入這座城市後需要屏息凝望的光影。2010年的上海世博會,也會誕生同樣氣勢磅礴的建築與燈光傳奇。城市,依靠富有張力的夜景,塑造著令人著迷的氛圍,吸引居民、旅遊者和投資者流連于此。在中國的城市化進程中,每個城市都在尋找著自己的色調。所以有皇城的紅牆金瓦,外灘冷峻的大理石裏面和南海邊的藍色活力,顔色與層次此時便構成了城市本身的識別符號。

    郭宇峰:蘇州老城裏,政府強制要求新建建築色調大多是白牆灰瓦。兩百年前的北京就是一個色調很清晰的城市,大片的灰色民區,中間紫禁城紅色的城牆、白色白玉欄杆、金色的琉璃瓦、綠樹藍天,這是一個非常清晰的城市色彩體系。明朝鄭和下西洋的時候,從各地前往北京的大使、國王,對這個城市色調一定是印象非常深刻。而現在新開發的建築物確實存在不和諧的問題。

    徐志劍:我特別喜歡海河那種氛圍。結合曆史文化,吸收以後再把新的東西設計出來。每一個設計個案都不同,但是有幾個原則要保持。我自己就不太喜歡太多色彩的燈光,尤其是在戶外的時候。我認爲不需要用綠色的燈光去照樹木,可以用柔和的白光或黃光去襯托。或者通過改變色溫,效果也是一樣的。

    郭宇峰:夜間建築物燈光效果有幾個曆史演進。最開始是政府和建築師喜歡鈎邊,這是第一步(八十、九十年代),第二步是打漫光,在地上打個燈往上照來把建築物照亮(2000年前後),第三種是結合幕牆上本身的燈光設計。這應該是現在幕牆的設計趨勢。

    甯越敏:夜景是展現城市形象的很重要的組成部分。公共空間的塑造需要城市夜景,它和城市的地理環境也很有關系,比如古典主義建築你可以突出它文化的積澱,現代建築或者後現代建築,它有一種未來世界景觀的色彩。外灘的燈光是有自己的發展史的。以前外灘是沒有燈的,所以先要外灘先亮起來再說,然後慢慢的覺得燈光是要有藝術品位的。通過學習香港和紐約的經驗,然後慢慢接受了一些新的事物。到現在外灘的燈光應該已經到第三代、第四代了,外灘還是整個上海發展當中的象征,外灘的一切都融化成上海當地人的記憶,不管是過去的還是現在的。

    飛利浦CPL觀點:中國有660多座城市,各自又擁有不同的城市文脈和所處的文化帶,熱帶的、溫帶的、寒帶的,平原文化、山地文化、草原文化,農耕文明聚集、遊牧文明聚集,這就讓中國在世界上擁有了樣本最多、特點最多元的城市群。在城市營銷已經走上前台的今日,如何在投資者和遊客面前表現出“百裏不同天”的特色,燈光所賦予的特定感覺,就成爲每個城市自己的識別符號和密碼。這種識別性具體就體現在城市夜間外景展示的層次和色調上,這就需要規劃者以立體化的眼光和從綜合城市發展脈絡的角度,來進行全局性的規劃和開發。

    理想國設想之二:城市能否再延續千年?

    在我國的城市序列中,既有已經存在了上千年的古老市鎮,也有剛剛初具雛形的新興都市,但在今天它們同樣面臨著能源、交通、以及可持續發展的壓力。而城市新居民湧入的速度卻在不斷加快,如何滿足城市發展與照明的和諧布局,除了需要一份長遠的規劃理論,還需要一份洗去喧囂、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勇氣和冷靜。規劃者在用手中之筆,描繪每個人心目中的理想之城時,是不是應該更多的考慮一個問題,按照這種設想和模式,腳下的這片城市能否再延續千年。

    千年之前的古城樓蘭,是西域絲綢之路上的明珠,是來往商賈在熙熙攘攘的商道上令人渴望的地方。然後卻仿佛在一夜之間從地圖上抹去,在滿天的黃沙中消失湮滅于古籍的記載中。根據現在的考古發掘結果,樓蘭滅國中一條相當重要的原因,就是城市的建設者和所有者完全輕視了可持續性發展的規律,大肆、過度利用著當時的水源以及森林資源,直到後來人口增幅已經超過了土地以及其它資源能夠承載的極限,城死人失。這也給當代的城市規劃者留下了深深的思考。

    資源是有限的,而燈光又將在其中起到什麽樣的作用呢?

    甯越敏:我們希望引入一個時間導向,我們在不斷研究整個交通對城市發展的影響,從中我們體會到城市形象更應該規範的是時間距離。現在城市規劃沒有植入這樣的理念,它實際上規劃的時候是按照功能分區,造成實際上土地使用的合理性和使用的東西未必是吻合的。我覺得應該建立一種觀念,把純粹的空間規劃變成更多的考慮時間因素,能把這個參量考慮進去,並不是說放棄空間。但是在我們規劃工作研究的過程中,我們發現真的要把時間考慮進去,我們有自己的經驗,但是要真正的把它量化,我們還需要數學方面的專家,要建立模型。

    莫爭春:LED特點是節能。但有些地方在大力推廣的過程中,卻忘記了節能的初衷,盲目上大項目,造成大量的、過度的使用LED,最後反而是浪費能源和資源。燈光設計要注意幾點,一個是降低能耗,因爲照明能耗在建築能耗中占很大一塊,包括戶外照明能耗和建築室內照明能耗;第二個是在設計理念上要更新,照明設計絕對不是越亮越好,一定要適度,並滿足功能要求。同樣的燈具,如果設計的配光曲線不好,能耗相同,使用效率卻完全不一樣。反之,同樣的照明效果,照明設計手段不同,可能一個耗能,另一個相對節能。這實際上考驗一個照明設計師的水平。

    飛利浦CPL觀點:飛利浦在業界創造了光“按需提供”的模式。根據各個城市的具體情況要保持閃亮但同時節約節省不必要的照明用電。比如在安裝時,充分考慮傳感器的實用,以人、車的需求爲直到,當人走過來或者車開過來的時候,燈光亮起,而人、車走後則自動變暗。這種直觀而且智能的照明系統是減少浪費和光汙染的未來科技之一。關鍵是,在這其中作爲城市主體的居民立意並沒有得到犧牲。說到底,還是個以人爲本的辦法。而如果都能做到這樣,那麽宜居城市就真正意味著'居住'的城市環境。這種習慣的積累是讓我們能夠在新千年的第二個十年到來之際,我們有更充足的信心迎來第三個、第四個十年,直到下一個百年、千年的到來。

    理想國設想之三:讓我們的後代看到更純淨的星空

    佘山天文台因爲城市燈光,看到的星星等級在逐年降低,甚至已經到了要搬遷的地步,這已經是一條城市的老新聞了。月光下,慈祥的長輩給孫輩們講故事的場面恐怕也變成了書本中的追憶。在城市、燈光與人的關系中,人無疑是居于主體的地位。因爲生産力的解放與交換的出現,人聚集而爲城市;同時,爲了打破晝夜劃分對人類活動的限制,就有了照明産生的原動力。在相伴相生的過程中,人在城中、燈下書寫了多樣的故事,也産生了對照明密切相關的溫情。可是,有時候燈光卻成爲人與城市和關系的隔膜者,如何,我們才能重新清晰地看到給予康德深深震撼的星空,以及藉此安慰在躁動的城市夜空下中需要安靜的靈魂。

    徐志劍:深圳就是一個這樣的城市,大家都是在工作、賺錢。但在這當中需要一個停留的空間,可以帶給市民進行其它活動。我們曾經做過一個海岸規劃,從海岸資源分析,到內陸,到一百多公裏的海岸線內人們有什麽資源,想保護什麽都在考慮,現在深圳往西的發展已經飽和了,未來深圳要東延。但很多人都不知道深圳有那麽大一片綠色的山、水、林,區政府和市政府都很重視這個地方,他們並不是只是發展市中心,也做了很多努力來做其他保育、城市再生類的項目,去維護它本身的資源。在其中,燈光的規劃和使用需要把這些都放進去。燈光是完整的城市人居環境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更多的也要考慮任何自然的和諧。

    莫爭春:在美國馬裏蘭州靠海的一個社區,有個在那兒住了幾十年的老太太曾發起了一個社區活動,要求市政府重新設計社區的路燈。因爲她在帶著孫女在夜間散步的時候,發現社區夜間照明太亮了,她和孫女都看不到美麗的夜空了,在這裏住的幾十年時間裏經常晚上仰頭可見的星座全部消失了。

    該社區夜間照明系統重新設計後,社區的安全性與照明功能照樣能保證,但整個社區暗了很多,也節能了很多。老太太又可以教她的孫女認星座了。這實際上也說明了一個問題,當社會發展到一定的程度,你可能會發現發展的道路走得不一定正確,必須返回來矯枉過正,重新做一個調整。

    城市照明千萬不要把所有都設計得太亮,該暗的時候就要暗。其實過亮的燈光不僅對人類的健康有害,對自然界的鳥類等動物也都是有害的。在北美地區,一年有5.5億只鳥在夜間飛行時因爲撞到太亮的建築物而死亡。照明設計是否尊重自然與生態和諧就在這方面體現出來。說到底人類活動如果注重保護生態和環境,才能最終保護人類自己。

    飛利浦CPL觀點:公民在城市中的感覺就應該是“在家裏”。完善的照明解決方案,應用在城市中的家庭,辦公室,戶外,工業,零售,酒店,娛樂和汽車中,也就有如何對這些城市中的人有序管理的問題。尤其在人口稠密的環境下,比如安全性、宜居性等都是非常重要的指標,尤其是由安全帶來的心靈歸屬感與自然和諧的感覺,是人生活在城市中的重要精神依托。這些也都是城市居民的健康與幸福指標之一。

    從1996年提出CPL到2010年,飛利浦照明十五年磨劍,當初僅僅是一瞬間點亮思想的火花,今天已經在全世界發芽、成長並生根。與CPL理念同步發展的,還有以此爲設計准則的日趨完善的照明技術和解決方案。如同建築與規劃界這些年間對中國城市面貌的不斷探索與更新,中國城市照明的發展也在找尋自己的“文脈”,CPL便是其中一例。

    城市照明服務和工具

     

    用燈光塑造您的城市。我們提供您所需的一切産品和工具,讓您能夠安心設計出色的城市和建築照明方案,同時提供您所需的服務,支持您將設計方案變成現實。

    由飛利浦城市照明完美照亮的瑞士日內瓦的廣場

    案例

    聯系我們

     

    如有關于專業照明系統的業務資訊,可發送電子郵件,請點擊:

     

    請詳細描述您的問題